中新網北京1月8日電(上官雲)8日,著名作家遲子建的長篇小說新作《群山之巔》在2015年北京全國圖書訂貨會隆重推出。本書出版,距她獲得茅盾文學獎的《額爾古納河右岸》已過去十年,距上一部大受好評的《白雪烏鴉》也已有四年多。這次,遲子建再度將深情悲憫的目光投向中國北方蒼茫的“群山之巔”,講述在那裡發生的勾人心魄的人間故事。
  《群山之巔》是一部貼近現實的長篇小說,講述在北方龍山之翼的龍盞鎮上,屠夫辛七雜、“小仙”安雪兒、執行死刑的法警安平、殯儀館理容師李素貞,以及繡娘、金素袖等一個個身世不同、性情迥異的小人物,在群山之巔的滾滾紅塵中浮沉,在詭異與未知的命運中尋找出路。
  在文學圈,遲子建被認為是中國當代最具才華、最勤奮的作家之一。她來自冰天雪地的北方,目光始終關註著那裡奔流的河水和蒼茫群山。曾有評論家表示,遲子建的作品中包含著了一個作家對文化和歷史的使命感。遲子建善於將精細的生活細節與深廣的地域文化融合,將藝術上精益求精的追求和女性作家獨特的視角、細緻的情感融合,“她是一位無法被模仿的作家,所以讀者才會對她特別的喜愛,文學界才會對她的創作特別關註。”
  從第一部長篇小說《樹下》開始,二十多年來,在持續的中短篇小說寫作的同時,每隔三四年,遲子建總想著寫一部長篇。她說:“有的作家會擔心生活有用空的一天,我則沒有。因為到了《群山之巔》,進入知天命之年,我可納入筆下的生活,依然豐饒。雖說春色在我面貌上,正別我而去,給我留下越來越多的白髮,和越來越深的皺紋,但文學的春色,一直與我水乳交融。”
  據悉,遲子建寫作此書歷時兩年,其間兩度因劇烈眩暈而中斷。家人擔心她的健康,曾不許她再寫下去。
  “寫完《群山之巔》,我沒有如釋重負之感,而是愁腸百結,仍想傾訴。這種傾訴似乎不是針對作品中的某個人物,而是因著某種風景,比如滔天的大雪,不離不棄的日月,亘古的河流和山巒。”遲子建表示,但這或許也不是因著風景,而是因著一種莫名的虛空和徹骨的悲涼,“所以寫到小說結尾那句:‘一世界的鵝毛大雪,誰又能聽見誰的呼喚’,我的心是顫抖的。”  (原標題:遲子建推長篇小說《群山之巔》 自稱“仍想傾訴”)
創作者介紹

1703

le41levu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